第四要强化我们的民生

2018-04-17 10:33

最后要说的是,十九大之后,中国新一轮的政府投资周期也会逐步启动。政府反腐倡廉,党的政治生态的净化等一系列活动取得这样的阶段性胜利,对于未来的改革、未来风险的控制,对于未来结构的调整以及宏观调控的枢纽,都会产生良好的信心。所以这个是我们对于中国经济未来比较乐观的前提。

时代周报:对2015年、2016年所进行的去产能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你认为推行的效果怎么样?未来这方面会有什么动向?

其次,我们现在的债务大量集中在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,而这些债务的背书都是依存于政府的信誉。强有力的党中央和政府部门的出现,对于我们下一步的改革、债务调整,会给出一个很好的政策保证,有效降低整个市场对于目前债务风险的担忧。

首先需要改变的,是在投资上面,要着力于民间投资的增长,这是最核心的一个问题。

但是问题在于我们过度依赖于行政性的去产能,因此2017年必须要从根本上着力于监管体系、市场机制改革等方面来去产能、去库存、调结构,而不是简单地依赖于行政命令,用去产量来代替去产能。当然,也要按照目前总理所讲的,对去产能成效的监控要加大力度,因为行政性去产能,往往稍微放松监控,马上又会复原,价格又起来了,僵尸企业又活动了。所以因此明年国有企业的整顿,对于过剩产能的整顿还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。

时代周报:经济维度之外,反腐、行政改革、法制改革、明年党的十九大召开等政治因素也不可忽视,你怎么看它们对宏观经济的影响?

时代周报:你刚才提到,民间投资很重要。目前来看,民间投资处在比较低的水平,这个问题应该怎样解决?

刘元春: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话题。明年政策上肯定会延续目前的定位,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,加稳健的货币政策。同时,在扩大有效需求的基础上,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这样的政策定位肯定是毫无疑问的。

时代周报:你提到了防控风险,特别是防止系统性风险。防风险要解决哪些问题?

第二,要对民间资本真正开放它的市场,让它有新的投资空间,这就意味着国有企业要进行有效改革,而不能够过度地挤占市场空间。

总体来说,稳增长依然是很核心的,但是稳增长的方式在明年略有改变,这是第一点。第二是要认识到控风险是稳增长的前提,不能出现系统性风险。

中国目前的增长基础并不是说很弱,我们的大市场、大消费已经出来了,它自我稳定的能力还是很强的。这个是一定要认识到的。目前我们的就业状况还不错,不像很多人讲的增速下滑了,我们就会出很大的问题。而同时,债务问题也迫在眉睫,增长动力不足,这就必须要调结构,促改革。因此我们一刻也不能停止改革的步伐,一刻也不能停止调结构的步伐,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地控制住风险,才能真正地稳定住我们的增长速度,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。

还有很重要的一步,是明年在民生工程上要加大力度,特别是对民众收入的扶持力度要加大,从而保证明年消费的收入基础不会有太大的变化。另外我们在促进消费上还要有一些新的举措。

刘元春:六中全会是我们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标志,它对于提振我们社会各级精英阶层的信心,有一个根本性的利好,改变过去精英阶层比较懈怠的局面。

第三,民营资本的负担要解除,融资难、融资贵、成本高、税负重的层面要有所缓解。因此我们主张第一要强化对民间投资贷款的优惠程度,因为现在大量的信贷70%给了国有企业,民营贷款的量太少。另外,一些减税政策要出台。另外就是要加大混合所有制改革、ppp规范等,为民营资本进入到一些比较核心的领域提供中间桥梁。应该说国家现在出台了很多举措,但最为核心的还是要提振信心,让民营资本看到未来。

时代周报:在债务问题、楼市调控等方面怎么处理稳增长、防风险以及调结构之间的关系,能够一方面很好地防风险,一方面又完成增长指标?

明年来讲消费还是不错的,投资略有回落,出口略有改善。在这种状况下,稳增长的压力还是会有的,要保持6.5的增长速度,需要我们在投资政策上有所加码。但是我们一定要认识到,风险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,如果一味地延续今年稳增长的密度,我们债务的可持续性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,比如说资金支撑不上。

刘元春:我们的效果还是不错的。2016年这一年在国务院的领导下,各级政府通过行政性的去产能,效果是超预期的,明显会感到钢铁行业、煤炭行业供求关系发生逆转,大量的亏损企业开始盈利,这当然是个好消息。

刘元春:目前来讲国家已经出台了很多的政策。民间投资的第一个核心在于稳定大家的预期,逆转前期民营企业家过低的信心。要达到这一个核心点,在于对民营资本产权的保护,对于民营企业家权利的保护。

其次,房地产投资增速不能出现明显下滑,其实明年可以在土地政策上面做更多的文章。比如说一二线加大土地供应程度,通过土地价格的下调,来调整一二线房地产的上涨速度。

刘元春:首先要加大对于国有企业债务、地方投融资平台债务的控制。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规模可以加大,国有企业的一些重组垢病、股权发行、债转股的规模要有所提高。同时,去产能这样的一些政策还要进一步地推进。这是控风险。

控风险对于稳增长还是有一定的好处,有一些契合的地方,但也有冲突的地方。因此明年的核心点在于控风险。稳增长要与控风险有一定的匹配性,不能简单地延续过去通过大规模举债,来进行增长投资,通过增长投资来稳定增长的思路。就像前面说的,我们一是要守住风险底线,二是要转变投资结构,三是要启动我们的消费,第四要强化我们的民生。

新闻排行

随机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