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热

现在医生给病人的药品

2017-12-15 11:01

“中间环节”是一个含混不清的说法,如果要揭开这里面的问题,就需要明白这中间环节究竟是什么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药品公司董事长韦飞燕在“两会”讨论会上表示,90%药品有50%降价空间。也就是说,现在医生给病人的药品,即使降价一半也没有问题。代表所说的药品价格虚高正是中国人看病贵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可以降而没有降,意味着患者不仅承受不可抗力的病痛折磨,而且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。

韦代表表示,药企并不是药品暴利的真正受益者。从出厂价到医院的终端价之间,存在着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差空间,“出厂价20多元一盒的抗癌中成药芦笋片,医院售价达180多元。”其间的利差,多为中间环节所吞没。此前晶报记者对这个中间环节也做过较为深入的调查,但就算把所有症结都暴露了出来,解决药价虚高依然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实绩。

比较清晰的是医院这个环节,一直以来,医院按照药品采购价加成15%作为医院的医疗服务报酬,这一模式导致以药养医的坏结果,这种弊端在舆论的持久呼吁之下开始有所松动,比如深圳通过财政补贴,在社康中心推行药品零加成,但通过药品加价的医疗报酬模式依然在很多地方继续存在。在医院以药养医模式之下,药品价格越高,医院的收入也越高,因此使医院采购选择价格更高而非品质更好的药品,在加重消费者负担的同时,损害消费者的健康。改革上述弊端,就必须引入新的报酬模式。

最新
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