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然

2019-03-02 16:12

此次配套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,包含了五项内容,除思想品德一项可以用诚信记录来判定之外,无论是学业水平、身心健康、艺术素养,还是社会实践,都需要学生花时间与精力来准备。尤其是体育、艺术,很容易变成特长的特点,如果在素质上分高下,恐怕还会走上类似于高考体育加分、艺术加分的怪圈,诸如艺术考级、体育证等等。此外,社会实践包括学生的参与,以及成果报告之类的,如果要求过高,会超越一般学生的所具备的能力。

将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纳入高考体系,改变了唯分数知识教育的导向,有助于实现对人全面能力与素质的培养,进步无须质疑。不过,综合素质评价与高考科目考试,在现行的改革中,实际还在做“加法”,都纳入了高考招生,将意味着学生要拿出的“砝码”都应有份量。套用“细节决定成败”,必然使得相关的每个环节都会得到学校与学生的重视,学生的综合素质亦不会例外。

有必要指出的是,高中的学生年龄就那么大,与高考相关的课业在招生“差额化”、“等级化”的情况下,短期内学生的课业负担不会有明显改变。那么,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成为高考的显性指标,客观上增大了学生应考的难度,甚至成为难以承受的负担。

今天教育部公布两个国家考试招生改革配套方案,其中之一是明年起高中建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,分思想品德、学业水平、身心健康、艺术素养和社会实践5项,中学须真实记录学生3年表现,高校逐步以此作为招生录取重要参考。(12月16日《法制晚报》)

这些因素,可能会出现两个方面的可能性:一是催生出素质培训的刚性,成为考试经济的另类增长点,迫使学生不得不接受所谓的艺术与体育培养,加剧学生课业负担;二是“亲亲相隐”,高中基于升学共同的利益诉求,发生记录与评价造假,或者开展更多徒具形式的活动。这些,都是与学生综合素质培养相违背的。

应当来说,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作为高考制度的一个环节,考试不仅是目的,更是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指挥棒。这意味着,综合素质评价首先作为选才的依据,不能异化成为给素质高低打分的刚性尺度,具备良好的素养,而不是成为某方面的专门人才。除了各地在制定综合素质评价规则,更实际更科学之外,高校对评价的运用,甚至测试,都应与专业对素质需求结合起来,能够满足“基础需要”是唯一标准。此外,综合素质培养不能只是高中考试与评价的内容,更大程度要促进教育的前置,即健康教育、艺术教育、社会实践教育,都应当列入义务教育体系,在课堂内解决,而不能留在体外循环。显然,建立和完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,不能单纯是考试招生制度,更该是“不输在起跑线上”的设计。否则,难免不会成为学生新的负担。

新闻排行

随机阅读